Contents
  1. 1. 夜话

受到东东枪老师《深夜怪话》系列的启发,我觉得我也可以把每个月的吐槽碎碎念们收集起来,这样每个月都有东西可以发😅。

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

——《兰亭集序》

这是第一期,11月正在展开,那就把10月的先补上。

「午间夜话」这个名字是我随手写的,并没有太多深意,试试看吧,写到哪儿是哪儿。不过要是努力牵强附会,或许可以强行理解为:此地的午间正值家乡的半夜,体现了作者思念家乡的思想感情。🙂


夜话

  • 时隔多年,我再一次体验了嚎啕大哭的感觉,上一次非啜泣的哭是在小学吗?当情绪上来之后,真的是完全控制不住,说都不会话了。因而有些理解那些在歌唱节目现场哭花妆的观众。我也借此机会真切地感受到,大破之后才有大立🙏。


  • 我很少对现状不满,毕竟一切都是源自自己的性格、自己的选择,男人又何苦为难男人。但是在找旅途小伙伴的时候还是会感觉到许多不便。开心的是,这事在发完微博之后就有了转机😂,我还挺激动的。


  • 对这种「非期然后果」现象的认知,是我近期的最大改进。先有厚积,处于充分交流碰撞的环境中,然后才能有不期而遇的薄发。因此一定要行动呀!动起来,才可能遇到这样无心插柳的结果。这也符合现代社会的特质——个体的风险被降低了,虽然总体的风险在集聚。所以多试错、多迭代、敏捷开发,这才是适应当代社会的方法论。

    嗯,道理我都懂。。


  • 然后我开始炒股了,部分是因为意识到自己缺乏行动错过了多少机会,部分是因为穷.. 还有部分是因为 Robinhood 这个抹平了我最后一道门槛的超棒的 app.(欢迎使用我的邀请链接😳)

    然后第一天就亏了50刀😂😂😂。不过很快就调整策略赚回来啦。我现在的理念是:看清业界大趋势,放点钱搭个顺风车,又不需要关注短线,岂不是美滋滋!这个理念的实际效果挺棒,呃..除了 AMD。。我认为 AMD 应该是能在这股 AI 大潮中分一杯羹的,但是我还是太年轻,忍不了它出财报之后的暴跌,割肉走了,亏得很心疼。从此这种太震荡的我就完全不想涉足了。


  • 我终于验证了《拖拉一点也无妨》里的观点其实是对的——同时开多个坑,然后就可以用拖延其中一个的机会来填另一个坑。。同时还可以避险🙄。之前我觉得这个思路没用,应该是因为俩坑的重要性不对等。


  • 万维钢老师的某一期文章《宇宙的大目标——热寂,首要目标与次要目标》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

    宇宙的首要目标是把熵最大化。宇宙的次要目标是在局部制造一些有序的结构。这与主要目标并不冲突,因为这些自组织的有序结构能够最大限度地吸收和消耗能量,这样,在加入了能量分布的考量后,总体的熵仍旧是增加的。

    类比到人类身上:人类作为生物的首要目标是繁衍。在漫漫长河中,人类进化出了情感,作为思维的快捷方式。人类的次要目标是满足这些感情上的需求,从而达到主要目标。然而当前,人类行为的首要目标已经从生理上的变成了心理上的了——人类的行为已经不再是为了人类的生存而优化!

    再推演到 AI 身上:AI 被创造出来的首要目标肯定是为了更好地服务人类。AI 一定会有一些次要目标来帮助达成首要目标。那么,会不会有一天 AI 的次要目标也取代了首要目标呢?

    看到这里,有那么一瞬间我的灵魂仿佛停顿了。


  • 上边主要目标、次要目标的概念我感觉也可以从主要矛盾、次要矛盾相互转化的角度去体会😂。想到这个是因为我在听完资治通鉴东晋卷之后,短期内不想再接着往下看了,于是就试着听了听毛选。这一听可不得了!我是真是佩服!假使我活在抗战的那个年代、看到如同预言家一样的太祖,我肯定也会建立起那样的个人崇拜吧。但也正是这种狂热才..


  • 这种王朝正统性合法性、利益集团核心向心力的问题仔细想想其实非常有意思。

    刘邦花了7年时间白手起家从一个亭长当上皇帝。现在可能没有什么概念了,但那可是开天辟地第一遭由一位不是王侯贵胄的“小流氓”、还是在短短7年时间内夺取天下。在当时的人看来能不是天命所归么。刘邦自己也说「吾以布衣提三尺取天下,此非天命乎!」,张良韩信、平民百姓也都是这么认为的:「天授,非人力也」。

    另一位刘皇叔,刘备创立的蜀汉基业也有一个向心力、合法性的问题。刘备必须抓紧匡扶、恢复汉室的旗号才有政治正当性,因此后来汉献帝禅让给了曹魏成为山阳公之后,刘备只能散布谣言说汉献帝已死,谁会知道最终曹丕还死在汉献帝前头呢😂。而刘备托孤白帝城之后,内部其实是有着各个政治集团势力的——河北、徐州、荆州、益州、甚至西凉马超等等等等不同集团。这些政治集团要怎么整合呢?——以北伐的大义名分。这应该是阻力最小的一条路了。也正是因为蜀汉只能通过北伐来维持这个正当性,所以北伐不能失败,所以诸葛一生必须唯谨慎。或许,丞相不敢奇袭子午谷也有这方面的考量吧。而在丞相去世之后,大家没心思北伐了,蜀汉也就没有多少存在感了。你看最终邓艾灭蜀的时候,蜀地的世家大族们对刘皇叔的这个外来政权有什么眷恋么?没有的。

    说到这些,有一本书《天命与剑:帝制时代的合法性焦虑》听着就很有意思。这本我还没看,但我猜肯定会很好看,因为书中有一章《秦灭六国这样重要的事,要做三遍》是我在网上曾经看过的,当时就有醍醐灌顶一样的感觉,料想其它几章也应如是。

Contents
  1. 1. 夜话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