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1. 1.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2. 2. 完美主义 & 强迫症 · 续
  3. 3. 读者权利十条
  4. 4. 互联网 & 隐私
  5. 5. 充分市场竞争的领域

虽世殊事异,所以兴怀,其致一也。——2018年3月。

1月刊之后,2月休刊了。。。。因为2月份似乎没有记下什么值得吐槽的,于是就被迫断更了😓。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爷爷的生日是农历四月初七。

爸妈的生日过的也都是农历,而 google calendar 又没法按农历日期设置每年提醒,我只能在让它在每年 04/07 这一天提醒我,手动改一改今年的农历对应日期。

从今年起,爷爷的农历生日提醒用不着了。😔

爷爷生于1935年,经历过兵荒马乱的日子,后半辈子也算是赶上了好时候,几个子女各个出人头地。爸爸说,爷爷那天中午还能吃半碗,午睡后就走了,安详且平和!早上醒来刚听到消息的我内心很平静,没有预想中的那种强烈的情感波动,只是在中午和正在守夜的老妈视频时,还是控制不住、哽咽了。

我想为爷爷写点什么。但是当我问起爷爷生平的大事记,老爸说,并没有,老妈说,爷爷当过生产队的队长。我也从不知道爷爷的父母姓甚名谁,我的曾祖父据说是被国军抓壮丁带走了,从此再没回来;曾祖母的旧照片倒是被爸爸拓印放大挂在老家的墙上,因为爸爸小时候最受他奶奶的疼爱。

写到这里,一股时间维度上的渺小无力感喷涌而出。所以一个人就这么离开了,只需一代,在我的孩子的世界里,他/她的曾祖父就只是一个遥远的代号。等我也百年之后,一辈子算不得什么大人物的爷爷从此就被遗忘在人世间,仿佛从不曾存在过。

快手的CEO宿华也说过类似的感受(src: 快手CEO宿华:快手是镜子,但我不想做哈哈镜):

我自己算了一下,人活百岁也就是36000天。三万多天以后,能留点什么东西下来?有一个悲伤的例子,是我外公。我不仅没见过他,连他的照片也没见到过。我们那个地方的习俗是,人去世后会把他的衣服都烧掉。所以任何跟他有关的东西都没留下来。他有四分之一的DNA在我身体里,除此以外什么都没了。

我爸小时候在我们县的档案局工作。在档案局里,可以看到我们的县志。县志大概1000多页。我们那个县是清朝设的郡,在湖南西北角,当年是一个比较大的郡,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就这样包括在1000多页中了。里面不会有我外公这样的人。

你会觉得,如果一个人没有被记录下来,没有被记住,他真的就消失了。所以,我从心里有这么一个愿望,就是希望能够让更多的人留下一点记录。

爷爷在我的记忆中渐渐定格成了两个样子:

  • 一个怕老婆、总需要奶奶派我去菜地里喊他才肯回来吃饭、吃完晚饭必定出去遛弯、遛弯回来就坐在皮座椅上收看戏曲频道,的传统中国农民;
  • 以及某次兴高采烈和我说起“薛仁贵三箭定天山”的戏曲故事时,那眼里透着的光。

🙏

完美主义 & 强迫症 · 续

说完死,说说生。接着上个月的话题,毕竟磨去强迫症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月中的某一天,我家小冰警醒了我——是呀,剪存素材的时候,能存图的东西为什么要存文字版本呢?!首先,Evernote 里就可以搜索图片内文字;其次,根据80/20法则,绝大多数的东西被我收集起来之后是用不到的。那么何不如就像 Haskell 一样 lazy😳。

因而就有了在手机上截长图的需求,经实测发现,Stitch & Share这个app挺好用的。

小冰给我那已经略显僵化的行为模式带来了很大的扰动🙏,挺好挺好,只有扰动才能进化嘛😄。

读者权利十条

月初陈章鱼老师的为什么越长越大,越读不进名著?这篇公众号文章中提到了法国作家尼埃尔·佩纳克的《读者权利十条》,我深以为然!

  • 第一条 不读的权利
  • 第二条 跳读的权利
  • 第三条 不读完的权利
  • 第四条 重读的权利
  • 第五条 读不择书的权利
  • 第六条 容易被小说内容感染的权利
  • 第七条 读不择地的权利
  • 第八条 随意选读的权利
  • 第九条 朗读的权利
  • 第十条 默读的权利

我好像真的好久没有享受到纯粹阅读的乐趣了😯。

互联网 & 隐私

说到公众号文章,霍炬老师的Facebook、隐私、监听广告以及我们如何失去自由的互联网的这篇是我3月份最喜欢的。在 FB 的数据泄露事件后,文中关于智能手机、移动互联网与通用协议的关系讨论简直振聋发聩!

如果HTML5胜利了,今天的移动互联网理应比我们现在看到的开放的多。

我都已经快忘了曾经还有过 HTML5 app 与原生 app 的争斗了。😯🤔

充分市场竞争的领域

有一天在闲聊的时候,小冰和我吐槽了她们数学系里自己重复造轮子的行为,比如一个同学毕业论文的代码5000行,其中一千行是解Ax=b。。这种低效的行为我反正是不能忍!

我突然想,数学会不会是一个缺乏充分市场竞争的领域呢?因为门槛太高了,要是满大街的人都能读数学,你看那些教授们还会不会抗拒快速验证思路的工程手段。。🙄

而一旦充分竞争、注重工程了之后,那一批人就很容易脱离数学系自立门户,Stat、CS 是不是就是这样的呢😂😂😂。


万维钢老师曾经介绍过这个观点——竞争不充分的领域里,才有英雄。切入的样例是物理学界,为什么20世纪上半叶有各种物理明星,而后期直到现在,却很少有特别明星的物理学界了呢?

第一个原因是,那些在刚刚做出突破时的 low hanging fruits 都被拿光了。万老师列举的第二个原因就是「搞物理研究的人很多,现在的物理学是一个充分竞争、充分交流的学科。因此其中会有很多高手,其中的高手水平都差不多」。而人一多、又没有太大差距,自然不会有啥大明星。

这个看法准不准确我不敢断言,但是只有竞争交流不充分的领域里才有显著的「风格」这个观点我是赞成的。就像传统武术,

如果门派之间充分交流,像职业足球这样每周打一场比赛,那么不同打法很快就能分出高下,然后所有门派的人都会去学习最高级的那个打法。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都使用(大致)相同的打法比赛。

这也是我一直持有「未经职业化、商业化的传统武术肯定打不过经过商业化锤炼的现代搏击」观点的原因。有着商业利益的驱使,更多的资源、更大的动力就能会被用于自我改进,这岂不比你闭门造车强得多么。

Contents
  1. 1.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2. 2. 完美主义 & 强迫症 · 续
  3. 3. 读者权利十条
  4. 4. 互联网 & 隐私
  5. 5. 充分市场竞争的领域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