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1. 1.
  2. 2.
  3. 3.
  4. 4.
  5. 5.

暨「我的三观陈列室」


月亮和六便士

昨天读到一篇微信公众号文章,于是昨晚就心血来潮读完了在 TODO 列表里都要长毛了的《月亮和六便士》。或许是因为已经被剧透过了的缘故,感觉并没有特别的激动?但是一气呵成读完确实挺舒服的。

「读书」于我而言是一个领略万千世界的过程。所以读书的时候我喜欢时不时代入角色,设身处地开一开脑洞:如果是我在那种情况下,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或许就是我特别钟爱历史类题材的原因之一,至少那里的事件不至于过分 YY.

而纯虚构类小说中更容易出于艺术效果而夸张,或者干脆就是作者自己半瓶水凭借不成熟的世界观瞎想象瞎写,扑面而来的套路、狗血、矫揉做作,一眼就能看穿是假的!是特技!!举个栗子,各种青春电影;举个反栗,《冰与火之歌》。讲真,我能接受的乱加特技的文章,可能只有小黄文了。~_~

因此,在本书的阅读过程中,我也一直在问自己一个可能每个人都会问的问题:「斯特克里兰放弃一切去追逐画家梦想,对吗?我会(应该)像他那样去做吗?」

其实这都是对自我价值观的拷问。自诩身处「守序中立」阵营的我,对他的这个行为当然不置可否,但是对于真的能够抛弃一切去追逐梦想的人,我会心存敬意,不做对错评判。当然,有一个前提条件——当且仅当他的行为与我没有利益相关!

若我身为“受害者”,比如妻子儿女,我对斯特克里兰抛妻弃子的「自私」行为当然会反对;当我身为某个看到斯特克里兰的艺术作品受到启发的后人时,我对他的妻子儿女或许抱有同情,但对他的行为可能会持中间偏赞同的态度,反正妻子儿女后来都好好地继续活着了不是吗。艺术家只要有好作品,对其人品的要求可以无限降低;坏人只需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这个世界,真的就是这么不公平。

记者问老农:“如果你有一百万,你愿意捐给国家吗?”,老农:“愿意。” 记者:“如果你有一头牛,你愿意捐给国家吗?” 老农:“我不愿意。” 记者:“??” 老乡:“我真的有一头牛。” 「小孩子才只看对错,成年人纯站队」,这句我修改后的“金句”(我非常不喜欢“金句”这个词)或有偏颇之处,但依我所见人们的确总是在依据与自己的三观契合程度站队..

假定了置身事外之后,我对这样追逐梦想的行为不敢苟同,却心存敬意。

几周前,我刚刚在《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 · 船》一篇中看到了下边这句几乎是完全相反的描述,那本书其实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但这一句话在那个瞬间打动了我。

就在那时,我对父亲生出无限的爱。花一辈子去做自己厌烦的事,比永远自私地追逐梦想、随心所欲,要勇敢得多。

[加拿大]阿利斯泰尔·麦克劳德 (2015-06-30). 海风中失落的血色馈赠(短经典·第四辑) (Kindle Locations 1571-1572). 上海世纪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Kindle Edition.

「放弃一切以追逐梦想」和「放弃梦想而坚守责任」这俩极端选择都是大毅力者才做的到的。正是因为非常困难,才会得到人们的赞颂。人们赞扬、感慨这样追逐梦想的行为,常常是因为把自己未能如此这般的夙愿寄托在了斯特克里兰身上,这是对「能为己所不能」的赞叹。

而我对二者都不敢苟同,我向来不喜欢极端的言语,极左极右都是。但要说哪句我更不喜欢,还是应属前者。因为人人都有梦想,却并非人人都有责任。「放弃一切以追逐梦想」,是一句蕴含了丰富情感更具煽动性的口号,也特别容易仅仅变成一句中二口号。不给方法论而只谈愿景无视副作用,这就是鸡汤。

  • 放弃一切,表示你或将放弃包括过去几十年里积攒的所有经济实力、所有社会地位、所有沉没成本;
  • 放弃一切,表示你或将冒着「追逐多年,却发现那其实只是他人加诸于你的梦想,不是你的,然而再也回不去了」的莫大风险;
  • 放弃一切,表示你或将与这个社会通行的价值观背道而驰,会有无数像我这样的路人横眉冷对,而你只能孤独前行;
  • 放弃一切,表示你或将直面死亡;
  • ……

如果知晓了所有这些可能的后果,而你依旧愿意抛弃一切以追逐梦想,恭喜你,你已经是我认为的这个时代的英雄了(句式语出这篇微信公众号文章,PS: 不看到最后不要开始吐槽)。

这些代价我做不到,也认为并不值得。所以我心存敬意。

诚然,极端情况的推演往往毫无价值,仅供站队。理想情况当然是你既能够追逐自己的梦想,整个社会也能与此同时一起受益,代表栗子有美国梦。

而真正出现在生活中的往往是一个左右为难的抉择:你需要放弃的虽不至一切却也会心疼,你梦想得到的并非没有了就活不了但也偶尔朝思暮想。在这些人生选择中就更不可能有什么通用的说明书指导了,而且别人其实也没有资格来代替做出这些判断。

话说,在科研中,最近我有涉及到两种模型的定义方式:

  1. Operational. 好似拥有一个 abstract machine, 能够一步步告诉你接下来会怎么变化;
  2. Axiomatic. 好似拥有一个规范准则,只是去描述了目标模型应当具有哪些特征,有什么是被允许的什么是不被允许的,不关心其间的变化过程。

(同样的类比还有软件开发中的 ImplementationInterface.)

因为无法给出一个 operational semantics, 我只想说说我的 axiomatic semantics 里有哪些限制条件。这些和我二十多年来塑造起的三观也是一脉相承的:

  • 权利边界

    我受连岳老师影响颇深,对于个人的权利边界非常敏感。《论自由》(On Liberty)曾经被严复翻译为《群己权界论》,这是一个我非常喜欢的译名。谁都没有权力慷他人之慨(俗称圣母)!

    书中的斯特罗夫因为自己的滥好人,不顾妻子的拒绝,要把斯特克里兰带回家中照顾,还用上了道德绑架。在我看来这就是侵犯了小家庭中的权利边界。(所以他被绿的情节我看了心里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_~)

  • 对己责任

    我个人很喜欢帮朋友分析解惑。有一个「免责声明」是我所认同并且觉得每个人都应当知晓的:

    • 我帮你分析建议是出于情分,我会告诉你我的整个逻辑链条;
    • 你认可我的分析建议,表示你也赞同我说的这些有道理,我很感谢你的认同;
    • 但是最终采纳建议的是你自己;
    • 将来报道上如果出了偏差,你若把锅甩到我头上,其实是在推卸自己的责任。

      话说这是不是古代谋士选主公的参考条件之一呀 XD。其实,上边说这么多,都是在立稻草人靶子,因为迄今为止我还没有这么遇人不淑过~

      总结起来,愿赌,要服输。

  • 对人责任

    契约并非不可背弃,然而若要背弃,理应承担相应的后果。如果必须牺牲他人的权益以实现自己的梦想,至少你得准备好接受接下来的惩罚。而且,如果你肩负不起这个责任,当初为何要将其扛起?(年少无知..)斯特里克兰你一开始结什么婚?你最后在塔希提为毛又结婚了?

    更何况,真的一定需要背弃契约、放弃一切才足以实现梦想的么!这也是我对「放弃一切追逐梦想」这类口号背后所代表的价值观的最大不满所在。目前我理解的所谓成功管理者,应当能够整合内部大多数利益小团体的力量,使得大多数人能够为了各自的利益朝着一个共同的方向奔涌而去,至少得能够做到不拉后腿。我佩服那些虽千万人吾往矣的勇者,也更佩服那些能造时势的英雄。

总结起来,我并不认为「实现个人梦想」就必须要「放弃一切」。而当我真的必须「放弃一切」才能「追逐个人梦想」的时候,我希望愿赌,能服输。

PS: 我能够理解小说的情节应当只是夸张,我也了解这类夸张存在的必要性。再者说,学其上者得其中,口号喊的响一点,之后妥协的余地也大一点嘛。

20多岁的年纪,总不可避免会特别关注书中爱情/婚姻的桥段。

书中谈到最多的当属斯特罗夫和他的老婆之间的爱恨纠葛了。之前说过,斯特罗夫不顾老婆布兰琪坚决反对,坚持要把斯特里克兰带回家中照顾,最终布兰琪移情别恋跟着斯特里克兰跑了…. 斯特罗夫卑微到尘埃里地跪舔,求挽回(这其实只会把夫人越推越远)。最终果然并没有什么卵用,前妻自杀都不愿见到他。只是有一点我有些疑惑,一开始布兰琪为什么会那么推崇斯特罗夫的画呢??

如前所述,看到情节进展到斯特罗夫戴绿帽之后,我「甚至有点想笑」。按理说,我当怀有悲悯之心.. 但是或许是本性使然,我对一而再再而三卖蠢(没错,我把这种滥好人、毫不在意自由边界的行为称作蠢)的桥段非常厌恶。所以《僵尸肖恩》这类充斥着卖蠢行为的电影虽然有很多人都说好、黑色幽默,但我就是不喜欢。若是像大部分剧集里的憨豆那样并未有人因此受伤还好,尚可称得上是呆萌。然而有无辜群众因之连累的话…. 并不是我上纲上线,我对卖蠢的人并无成见,我只是对被他波及到的无辜吃瓜群众更加心存同情。

不过,看到斯特罗夫跪舔之后,心底多少还是会有些怜悯,毕竟他说:

我爱她远远多过爱自己。我觉得如果你在谈恋爱的时候还讲自尊心,那原因只有一个,其实你最爱的是你自己。

威廉·萨默赛特·毛姆 (2016-01-01). 月亮和六便士(13000字深入导读,206条增注)(果麦经典) (Kindle Locations 1916-1917). 天津人民出版社. Kindle Edition.

这个观点在不在理另说,看到这句话我自己其实也很有感触,因为我就一直特别爱自己……

其实,讲道理我早就犯了嗔戒,这也不符合

Do not judge, or you too will be judged.

的价值观,而我却并不在意。20多岁的年纪里,我仍旧想要改变这个世界,让它变成更符合我心中美好预期的形象。因而我对不平事仍旧会生气,想要让它变得符合我所认为的「好」。这也算是我的「月亮」。不过话说回来,我好像一直没有机会描述我心中的「月亮」..

大三下学期的五四青年节夜晚,我在图书馆里拿出白纸列举我的喜好,想要找到我的人生目标。这个问题我在之前的确很少思考过,这或许是当时三线小城市孩子的忧伤之一(?),眼界就是不够开阔,很多东西没人提点就是意识不到。

最后我粗略总结的人生目标是:

To be enlightened. To be enlightening.

或者用文言文是: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

人生目标这么大的事件怎么可能一稿就是终稿呢。但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也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路径能够直接通往我要的人生目标。交换、实习、毕业、出国、科研,我被一步步推着往前走。现在的我对于影响他人并没有太多的执念,单纯地只是想多体验花样的人生,而又不至沉迷。与此同时他人若在我这里有所求,我也不介意倾囊相授。

我突然想念两句诗:

“Who drives me forward like fate?”
“The Myself striding on my back.”

Stray Birds


写了这么多,三观梳理校验完毕。😊

Contents
  1. 1.
  2. 2.
  3. 3.
  4. 4.
  5. 5.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