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1. 1.
  2. 2.
  3. 3.

哦,是这样的,之前我观测到了一个与自己世界观严重冲突的事件,当时还花了一点时间打了个补丁。


故事是酱婶的:很久很久以前,我偶然观测到 A 向 B 提出了一个在我看来属于无理的要求,然后 B 出乎我意料地居然就顺水推舟答应了。

我最开始的疑问是:啊为啥?!为什么在我看来无理的要求会被答应呢?这个观测事件是我的世界观里的黑天鹅,那只有两种可能性咯:

  1. 要嘛是观测有误,这不是个有代表性的例子;
  2. 要嘛是我对于「无理」的界定标准与大众共识不符,其实这是很正常的东西。

经过一点场外咨询,我意外地发现后者的可能性更大。这就意味着我对于边界感一直维持着一个比较高的标准,以至于以己度人,有些我认为是冒犯他人的举动在实际上并不是的。更何况,不同的接受者对于冒犯边界的定义、容忍度都不一样,甚至会产生类似存在、被需要、被肯定的正面反馈。因此,过于保守的策略是没有前途的!这点我早就意识到了,永远只能留在 safe zone 里无法蜕变。

这使我第一次明确感觉到了「注定孤独一生」的可能性…. 从前都只是自黑,我是从来不信的。但这个黑天鹅一出现,就仿佛我之前坚持的许多东西都不是必要的,仿佛我已经成型的世界观与现实世界是不相符的,存在一条大裂痕。那么为了避免 bad ending, 我或许就不得不去妥协、修正,忍受被否定的痛苦。

那之后我想了一晚上,幸好,得到的最终结论是:存在一条中间道路,使得我能够继续坚持已经成型的世界观,并且不会注孤生。来,听我慢慢说。

首先,阐述一下我理清楚之后的观点和立场:

A 向 B 提出的要求/请求是否「无理」,取决于 B 是否认为 A 提出的要求/请求是否有足够的「价值」。这个价值可能是物质回报,也可能是情绪价值。是否无理的判断标准取决于每个人自己的价值判断函数,即使没有任何的外部世界反馈,B 也有可能就是乐意,比方说出于情感联结,出于爱。

所以深究起来,这段话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只是把「判断是否值得」明确确定为一个主观的函数。咱不知道别人经过了什么样的考量,也就不该替他们做出值不值得的判断。这也就是 “do not judge” 的核心观念了吧。

但是,在作为第三方观测者的我看来,「要求」中所蕴含的「理所当然」的含义是我坚决看不惯的。这跟 A 是否擅长、B 是否擅长完全没有关系。如果因果逆转,是 B 向 A 发出的 offer, 那只要不涉及第三方的话没人会有意见的。就是这个「要求」里的「理所当然」让我联想到了日剧中的家庭主妇,丈夫容易把妻子在家中的工作视为理所应当。

当然,只要 A/B 系统内部在非被迫的情况下达成了共识,那无论 B 是逆来顺受(包子)、还是无所谓(大多数人)、还是甘之如饴(圣母、拯救欲),达成共识就意味着 B 一定有它自己的考量,这个要求/请求里蕴含着 B 所认可的、而我没有观测到的价值。因此,关我屁事呢,反正在非受迫的情况下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就意味着 A/B 双方都与和我的观念不完全匹配了呀。

我进一步拷问自己,如果 A/B 系统在非被迫的情况下达成了共识、我认为的无理请求被答应了,同时我最终也能够得利,我会选择赞同并得利吗?(假定这个利还没到能够足以考验人性的地步)我想了想,依旧不会。

  • 如果 B 是逆来顺受(包子),我不会忍心的;
  • 如果 B 是无所谓或者甘之如饴(圣母),那我就是不想给 A 的这个无理请求提供一次正反馈、成为利益共同体。万一下一次 A 向逆来顺受的包子 C 提出了这样的无理请求怎么办呢对吧。

道理嘛我都懂,但是正如一开始提到的,保守的策略是没有前途的。而我观测到的事实显示,我一直持有的正是偏保守的策略.. 我同意「请求/要求」确实是主动推进关系的一种方式。而被动的方式需要有天时地利,可遇不可求。我把这里的「请求/要求」理解为类似不同级别不同程度的 “flirt”, 是一种很有效的方法。

所以,大方向我是赞同的,我的核心分歧其实在于:

  1. 「要求」里蕴含的「理所当然」的态度。
  2. 当「请求」其实是自己力所能及时,所带来的「给您添麻烦了」的心理负担(参考这个知乎问题)。

关于①没啥好说的,我做不出来。关于②,我想到了一个简单明了的解决方案:把要求/请求中的「替我/帮我」换成「一起」!我也有出力、不是坐享其成,就足够了。所以其实有时候真的就是个态度的问题,说「一起」,即使最终啥忙都没有帮上也更容易被原谅😓。当然那就是另一个话题了..

我能想到的最激进的策略就是:只要相信不会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就去尝试,push to the limit. 可以说是非常 aggressive 了,但那真的不是我呀。Keep it real, 这是我最近看中国有嘻哈得到的东西。我特别喜欢里边那个商务小哥,何必一定要穿的 hiphop 才能唱 hiphop 呢是吧,做自己嘛。诶,突然有点禅味了😂。

以上不是一个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通用准则,但它至少展示了一条中间道路,我就不需要放弃之前的世界观与现实世界妥协啦。当我把这些东西理清楚之后,我只剩下一个疑问:

为什么之前会纠结,这不是很显然的吗.. 😅

Contents
  1. 1.
  2. 2.
  3. 3.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